旅游正文

年作文

class="">年作文(1)

我感觉今年这个马年,我好像过得有点冷清,心里头,有股说不出的滋味。

早晨,被不绝于耳的鞭炮声吵醒,不同于往年,今年的这鞭炮声不仅没给新年增添特有的“年味”,反而有点,刺耳。接下来便穿戴整齐,与父母一起去给外婆外公拜年了。

到了外婆家,只见二姨与外婆正在包饺子,也快包完了,转眼便已快下锅,之后外公便在厨房忙碌着。我与二姨随便聊了几句,之后便沉默了,自顾自地看着电视——我与她的确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很快热气腾腾的饺子便已端来。吃饺子前,我依次给长辈拜年,也无外乎是一些“恭喜发财”、“愈加漂亮年轻”、“事业有成”诸如此类的话,之后便心安理得地接过递来的红包,然后交给母亲——这一流程我已重复了XX年,可今天,第一次觉得反复与繁复,不知是怎的,觉得氛围寂静得有点可怕。再抬眼望向那桌子上的饺子——足足有两大锅,最后吃得我竟有些反胃。因为外婆家没有什么电子产品,只有一些基本的小寸彩色电视、电冰箱——哦对了,还有一台收音机,已经用了差不多7、8年了。不禁让人感觉很不适应,也很无趣,于是踱到了阳台,观察婆婆养的鸡。记得我上次来时它们还只是逗人喜爱的、毛茸茸的小鸡仔,转眼竟也已这么大了。我就这么看着:它们是怎么进食、顺毛。不久,实在无聊,只好问母亲要来钥匙,先回去了。走在路上,四顾周围只有自己的形单影只,不禁有些许落寞,些许自嘲。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也这么恐惧过年了?不由回想起前几年我在婆婆家过年时的场景:客厅里坐满了亲戚,聊得不可开交,桌上摆着许多瓜子、杏仁及零食,拜完年,就与哥姐兴致勃勃地打起了“斗地主”,有时我们会为谁连赢了几盘或谁与谁互通牌而小吵一番,但最后总是在嬉闹中渡过。有时,外婆也会来“凑合”几盘。那时,我们会一直呆到晚上,然后去放烟花。我那时稀奇烟花,总是眼睛都不眨地盯着。盯着。然后开心地笑。

而现今,好像再也没有那种气氛似的,我宁可选择埋头在电子产品中,也不愿意看一眼春晚节目;宁可倒在被窝中,也不愿意走出去,闻一闻那炮仗味——过年的味。

今年,我没有放烟花,你呢?

初三:肖子月

年作文(2)

过年一点也不好,我在年初一还要帮老妈整饼呢,都不知该做些什么。

大了之后就觉得这个年过得只是以一种形式的存在在我们的思想和生活中,只是为了寻找一些给予喜庆气氛的理由。

好烦。

年夜的时候十二点几的鞭炮声好响,不能不说是一种震憾。不能入睡了。

有时好累了就能很快入睡。

不知为什么,总在快要睡觉的时候想起好多好多以前的同学朋友,总觉得心里的忧伤浮沉得厉害。我又不能不去想,因为不是我能控制的,那些东西永远这样残存在记忆里,所以我整个人看起来是忧伤的。老妈承认的。

我总觉得没人能理解我。

有时跟老妈说我不是什么时候都愁眉苦脸,而是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才会这样的,即使有时我也好像是快乐人一样和她说话,但说的更多是些废话。我不想的。像被什么牵着似的。不能不这样做。

每天的日记。我逐渐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有时的日记只简单地记叙了一些事,而人名方面全用了代号,只有我才懂的代号,我不是怕被别人偷看了日记而是觉得,有时也需要一些新奇的事,于是我就这样做了,还会不喜欢写字,我该是累了吧,我觉得是呵。

过年的时候,好烦,老妈永远和我都是没钱的人,其余的人有钱呵,虽然老妈是管钱的,但,一般都是我们俩在家,我还可以,因为贪玩的原故我可以跑去朋友家去,老妈还会有好多的活要干,于是在过年前的几天我真的好想永远不再回这个家,不再看某些人懒惰的表情和一些不是借口的借口。于是,我过年前我是一个很好的孩子,帮着老妈干了好多家里其他人不想干的活。

过年我领了二百块的压岁钱。呵,还有自己的私房钱一百块就有了三百块,可我没其余的钱去买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不能去赌场玩一些很刺激的事,因为我要买一部三百多块的耳机,我觉得我是一个特别保守的人,于是我还是喜欢耳机而不喜欢现在好多人拿出来炫耀的mp3、mp4。

到我姐回来的时候还可以拿压岁钱呵。

可我还是一个很穷的人。

不过,今天晚上我很痛苦。

我买了好多的食物,在村人家里,和好多的人一起喝了三口的啤酒把肚子搞得好难受于是后来改喝了可乐让他们笑话,还吃了一些很热气的东西,烧鸡翼什么的。

我发现自己正在往着一个不是好孩子的方向去了。

我开始可以坐着别人飞得好快的摩托车去很远的地方而不是呆在家里什么地方都不去,年前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坐了好久的车,耳朵有些响音,脚好冻,因为没有穿鞋。而路上,他们拿了两把很锋利的刀呵,我开始还纳闷该不该跟着去,后来还是去了,他们说这是怕万一有人抢车。好让人觉得恐怖。玩到一点多的时候就回来了,吃了好多的东西,全是热气的,所以一回来就是二十九号的白天里,我上了两趟厕所,然后帮着家里人把街道上的脏东西打扫干净,还要去好多的寺庙什么地方拜神,虽然我一直不相信有鬼怪的东西虽然我夜里常会梦到有鬼怪让我睡不着。因为家里人还是没什么人愿意去。我有时会厌恶这个家,因为给了我一个多么讨厌的理由。

我也许真的变了。

我喝啤酒的时候忍着的,喝可乐的时候是笑着的。

我也许没变。

一切都在变。


相关阅读:
南京治疗女性尖锐湿疣比较好的医院 http://njxb.wuhunews.cn/

相关阅读